伦敦时间上午9:30分,艾伦耶格尔心情抑郁的准备去Winchester校区做一个阶段性的小组学习汇报,因为这个阶段性汇报需要在主会馆面对全年级,所以学校要求所有演讲者穿正装,艾伦无奈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借来的不太合身的黑色西装有些晃荡的挂在自己身上,理了下领带,拿起门口的钥匙准备坐9:40的校车,去赶10;08的Southampton开往Winchester的火车。 


走过宿舍区长长地回廊,艾伦下意识的回过头看了一眼,意料中的空无一人,再转回看向前面也是一样。这就像他现在的处境,没有可退之路,却也不知道前路要怎么走。


车站就在宿舍区大门口左侧不远,所以没几分钟就走到了。9点39分,远处的蓝色双层巴士进入视野范围,艾伦深吸一口气,伸出手臂,对着逐渐接近的校车挥了挥。


上车,从口袋里拿出ID,低头刷卡,对司机说‘Thank you’,这是早就成为流程一样的习惯,然后艾伦偶然的一个抬眼看到了司机的样子。


黑色短发的亚裔司机,第一眼看过去半垂的眼眸就彰显着主人的疲累,同样无法忽视的是狭长的眼睛下面浓重的黑眼圈,高挺的鼻梁下面淡色没什么血色的唇。苍白的脸庞,浓厚的黑眼圈,和淡色的唇构造出了一种极其颓废的感觉,却不经意间带着一丝妖孽。看到这样的司机,艾伦有种无法言喻的感觉,难以说明。


司机身穿常规制服,被解开最上面两颗扣子的白色的制服衬衫看上去不是很整齐但是干净的一尘不染,和脸上的暗淡苍白相互辉映。


自己停留的时间过久,明显感觉到对方的不耐又加重了一层,艾伦赶紧收回自己的目光向车厢里走去。因为只有几站就要到达终点站机场火车站了,所以车上的人很少,艾伦想了下,坐在了车厢前面的老弱病残坐席,离司机最近的地方。


从这个位置可以清楚的看见司机的脸,司机脸庞的轮廓很深,半侧影看过去像被精致刻画的希腊古石像。他并没有特别帅,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艾伦忍不住频频抬头去看校车后视镜里那张黑眼圈浓厚的像上了妆的脸。直到没几分钟的下一站上来一个人正正好好站在两人中间,不但挡住了司机的身影,还恰好挡住了后视镜。


艾伦叹了口气收回目光,一分钟之后,从书包里拿出了手机登陆上了自己没有任何人知道的私人blog。


【4月23日,Uni-link,遇见了很感兴趣的人】


到站下车买火车票,艾伦没发现自己从早上起来开始一直的烦闷抑郁在发完那条博客后烟消云散。

-------分割---------------------

利维尔忍住宿醉后的头痛谢绝埃尔温回家休息的提议,还是坚持着来上班了。只要不被委员会的人发现自己疲劳驾车就不会出什么岔子。而且开什么玩笑,休息?休息的话就拿不到全勤奖了,虽然对工作没什么热情,但是那笔钱还是很重要的。


在宿舍区停住的时候,车上上来一名背着书包的褐发少年,对方低头刷卡,看不清脸,只能看到有些不合身的西装包裹住修长略有些纤细的身躯。在确认对方刷卡后,利维尔准备转头看向前方启动的时候,少年无意识地抬了头。


同为亚裔的少年的脸蛋是很正统的英俊,好看但是不带有任何一丝娘气。只是深绿色宝石一般的眸子里面却没有什么少年人应有的朝气,有些茫然还带着莫名的忧郁。利维尔皱了皱眉头,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随即收回目光不再看。


开到终点站后,所有乘客下车,利维尔准备回程。不管怎么样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这就是艾伦耶格尔和利维尔第一次见面。谁也没想到只以为是日常偶遇的邂逅却在日后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TBC-----------------

又没忍住开了坑,这种作死的节奏。妖孽大叔和满怀心事的大学生,这是这篇的主题,设定为英国,需要说明的信息我会在文后解释。更新不定,做不到日更,但是绝对不会弃坑。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