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唯一CP周蓝,没有副CP

之前只有八个姑娘投票,五个姑娘选了这篇,虽然没多少人看,不过我是小透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说了会完结我就一定不会食言的

已经是改的第N遍了,和网盘的1-6也有一些地方不一样(之前lofter的版本我已经删了)

那1980字,适当的时候会放出来

其实我想要出本子啊。。。本子会包括叶蓝那篇脸盲,有想要的吗。。。?

再磨叽一句,默认看文的姑娘接受我的设定,不接受文笔以外的差评,捉虫欢迎。看完整篇文告诉你有多雷这CP的事情少干,别浪费彼此时间。祝阅读愉快。

 

0.

荣耀纪年323年 丧尸来袭 
荣耀纪年332年 人类与丧尸之争白热化 
荣耀纪年335年 轮回战区沦陷 
同年十月 人类惨胜 损失严重 进入艰难的重建期   

1.
蓝雨战区第十调查小组组长蓝河今天很不顺.

大早上老妈又一次假装痛哭流涕的让自己从调查组离开,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七次了,所以蓝河的心情已经由抱歉变成了无奈。 

实际上蓝河知道蓝妈的话是对的,不说每天挖掘废墟会见到数以万计腐烂肉块的视觉冲击,甚至随随便便接触点病毒都有可能会被染上必死的败血症。而遇上不完全死亡的非生物体则是最危险的,携带的病毒分分钟就可以让一个活人转变为精神体失控的丧尸。

 

可是人活一世信仰往往比生命更重要。根正苗红的蓝河从骨子里就不是因为害怕死亡而退缩的懦弱鬼,所以对家里再抱歉他也只会立场坚定的留在战区。战争没结束的时候,想法是虽然永远也不会像偶像黄少天那样以一把利剑横扫战场杀无敌手,但是至少也要在必要的时候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而战后的现在则更简单了,荣耀的顶级战士们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剩下这些收尾的工作交给二线人员就可以了。

 

话虽这么说,还是会有很累的时候,倒不是因为天天挖掘人类破碎躯体的工作累,而是因为同仇敌忾协作抗敌的生死存亡期一旦过去,人类那些黑暗自私的小想法就又层出不穷的钻出来。

 

早上被蓝妈轰炸完俩小时后,顶头上司梁易春就不太高兴把新的人事调动通知告诉给蓝河了。

 

调职起因是蓝河被战队上一个爹的名字不能说的二世祖不明原因的嫉恨上了,所以他的人事调动甚至没被梁易春经手而被直接下调。如果光是下调倒也不是什么要紧事儿,重要的是下调的地区是现在联盟中任何一个战队都不想去的地方——今年稍早时间被全面感染损毁沦陷的轮回战区。

 

 

2. 

说到轮回战区,轮回战队的两位队长绝对和联盟所有战队队长一样是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名至实归。而正队长周泽楷不仅战斗技术没的说,长相也是联盟战队中数一数二的俊美。曾经有一年一场重要的战斗中周大队长凯旋时地方戒严工作没做好,当场迷晕了路边的一干小姑娘。尚且年轻的女孩子还不懂什么叫生死一线间的危机,在她们心里一个美好的帅哥出现就能泯灭一切消极情绪,而周泽楷大大就是这么一个美好的存在。

 

不过这些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半年前轮回战区遭遇了前所未有惨绝人寰的丧尸大血洗,一夕之间战区成为‘空城’,没有一个活人的空城,整座城都被入侵的丧尸以及缓慢完成人类到丧尸的转换的居民占据。而正副队长也都在这场不公平的战争中失踪了。

 

这是整个联盟都为之震撼的事情,高层甚至从前线的精锐部队调回来一批人专门搜寻轮回战队的正副队长,最后还是三个月之后战事实在吃紧而且轮回战区的丧尸太凶残只有机械武力才能镇压这才放弃了人力搜寻。将蓝河所在小组派往沦陷后半年凶吉未卜的轮回战区,简单粗暴地讲就是二世祖直接想让蓝河去送死。

 

只是蓝河知道什么叫军令大过天,上级的命令必须服从,毕竟也不是谁都能遇见这样恶意挑衅的二世祖的,只是苦了自己手下的人员。

 

蓝河叹了口气,回家跟父母找了个借口说自己最近太忙要在战队里住,收拾了收拾行李就走出了家门,临走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二老在窗户前担心的身影就没勇气再回头了,沉默半晌,狠了狠心转身离开。

 

前路太渺茫,蓝河连能不能活着回来的信心都没有。

 

3.

夜凉如水,蓝河躺在临时住所里转头看了看窗外繁星点点的夜空。

 

下午的时候蓝河作为先遣部队的指挥正式进入了轮回战区。情况比想象的好,丧尸的数量并没有想象的多,也许原因是因为“鲜肉”补给不足丧尸只能“自给自足”,所以轮回战区的边缘驻军区域只有零星几个丧尸,但是目前并不能排除一大波丧尸在中心地区等着蓝雨战队的可能。

 

正胡思乱想着的时候,之前随手打开的电脑播放器随机播放起了一首悠扬的小提琴曲。蓝河其实并没仔细听音响里都放了什么,打开电脑播放器纯粹想让一个人的房间多点声音。至于为什么把当时的曲子记得那么清楚,因为这曲子播放到高潮部分的时候,之前还繁星点点的窗户上突然出现了一张脸。

 

一张漂亮的简直不像人的脸。(虽然事后证明的确不是人。)

 

4.

虽然被不明来人漂亮的脸怔住了一下,但是反应过来后蓝河第一时间就要去按床边的联络器。此时此刻的临时战备区不应该有蓝雨之外的人出现,很显然来者不善。就是蓝河没想到来人的速度更快,赶在蓝河反应之前就从窗户外翻了进来死死把蓝河按压在了床上,冰凉的手使劲掐住蓝河的脖颈几乎导致蓝河窒息。

 

然而几分钟里压在蓝河身上的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用平静无波的眼神望着蓝河。蓝河表面上认命的就着被压倒的姿势把两手摊开放在头两侧表示自己什么都不会做,但是心里正打算着只要一有机会就按下联络器叫人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件事。

 

来人并不是人。

 

定睛一看暖黄色灯光映照下的对方的脸是死人一样的苍白,而更明显的则是分散而且颜色极浅的瞳孔,这种种因素都彰显了对方的身份——高等丧尸。

 

联盟统计丧尸分高中低三等。低等丧尸完全就是一团腐肉,凭借本能去攻击周围一切生物体。中等丧尸尚有微许人类思维。而高等丧尸则有完全的意识系统,最恐怖的则是高等丧尸可以由自身能力大小而控制力所能及区域内所有低等中等丧尸。

 

也正是因此,蓝河发现此时此刻压在自己身上的是高等丧尸的同时他也放弃了一切抵抗的想法,万一对方一生气召集区域内所有丧尸,那在场所有活人也都得交待在这。

 

 

5.

这时候蓝河突然用余光看到了床头柜上自己之前看完顺手放在那的药剂,药剂是临走的时候系舟交给自己的,由微草战区设计研发,曾经在俘虏的低级丧尸身上做过活体实验,可以很大情况的缓解躯体的尸化,虽然这样丧尸还是难免逃离最终的灭亡,但是关键时刻这种药剂却也可以让某些尚未完全泯灭人性的丧尸提供一些能让人类有生存希望的信息。就是不知道这药应用于高级丧尸身上会什么样,毕竟至今没有哪个战队抓到过高级丧尸。

 

兴许是压自己身上漂亮的高级丧尸看着自己半天没反抗所以失去了警惕,也许是人家根本不屑于武力镇压身下脆弱人类的张牙舞爪,总之下一秒蓝河手中的注射器就扎入了高级丧尸的脊椎处。

 

6.

他不记得自己是谁。(←这个难道不是喜闻乐见的究极常见狗血梗吗

 

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一个破败的建筑物里,周遭只有属于人类的肢体的碎片,除了自己没有任何活体生物。唯一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仿佛只有身上破败的衣服口袋里半截上面有一个“周“字的银灰色身份卡片,而周字后面的字缺失,只有残面被火焰熏烤后的昏黄与焦黑。

 

离开建筑物他走了很远很远都没有见到任何人烟,见到丧尸从最初的警戒也慢慢变成了麻木,从他发现没有任何丧尸可以伤害得到他起,他甚至发现自己可以操控大部分的丧尸。而对此他只感到恶心,虽然相关的记忆都是空白,但是他潜意识里对这种非正常体生物厌恶至极。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才看到稀稀疏疏在搬东西的人类,其中一个蓝色制服的青年正在指挥着工作的进行,青年的容貌并不十分出色,属于人群中很普通的面相。而吸引他的目光的则是青年的气质,虽然是充当着指挥的职位但是身上不带任何盛气凌人的感觉,而是给人浅淡和煦的感觉。打个比方来说,没有滚烫岩浆的凌厉,更不是寒冷冰川的凛冽,他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条涓涓流淌的小河,只要静下心来就可以体会到的静谧。

 

而现在,也许失去记忆的他最缺的就是平静,来自心底的安静。感觉感情什么的都是无理可循的东西,所以晚上的时候他动用良好的身体素质越过层层安全设置,摸到了青年的窗外。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他趴在青年身上感受着对方温暖并不灼热的体温,然后感觉脊椎处一阵疼痛然后慢慢转为酥麻,体内深处貌似点起了一小朵烟花,在上升的过程中不断的放大,然后点燃全部心灵。

 

然后就拉灯了。 (此处删掉1980字)

 

7.

丧尸是不用休息的,只要不被爆头,就算断了腿剩余的躯干也可以向血肉之处滚动着前进,而现世所有科学家对此都给不出让人信服的科学依据,似乎有某种永动力一直维持着他们的身体机能。这点对于某位漂亮的丧尸也是一样的,尤其他还被打了药。

 

蓝河不知道自己是在第几次高潮后睡着的,直到第二天早上他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依旧躺在昨晚的高级丧尸的怀里,而现在的触感已然被自己的体温慰藉的温润下来,再也没有昨日那种凛冽的寒冷感。比起这个,更明显的触感在下面,在快麻木的疼痛里还夹杂着黏腻的感觉,在蓝河想挣扎着起来的时候,他发现高级丧尸正在低头看着他。

 

那双极为浅的眸子里满满的映着自己错愕的脸。这甚至让蓝河产生了一种自己就活在对方眼里的错觉。

 

那么接下来应该怎么做呢?发信号给外面的下属?给系舟打一个电话抱怨一下说好的药剂尼玛怎么变成了催情药,不过说到底毕竟这药没做过活体高级丧尸实验,所以只能怪自己点背?大哭一场悼念自己失去的贞操?还是说最要紧的是自己应该先把衣服穿上?

 

果断还是先把衣服穿上好吗。

 

可是就在蓝河再次要挣脱出对方怀抱的时候,对方以很轻但是不容置啄的力道再次拉住他,于是蓝河再次和对方大眼瞪小眼起来。

 

“那个。。。让我先穿个衣服?”这话刚落蓝河就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头槌,尼玛这是什么示弱的口气啊,看着丧尸好像接受这个答案一样松开了手,蓝河也只好突转画风强装高冷忍着疼痛迅速套上自己那套已经有点破烂的蓝雨制服。在此期间高级丧尸也穿上了自己来的时候的衣服,甚至比蓝河更快穿完,还十分人性化的稍微帮蓝河整理了一下腰间的褶皱。

 

蓝河这辈子都没遭遇过这种情景,这样的举动好像夫妇一样,早上起来一起穿衣服甚至帮对方整理。。。但是其中一个是丧尸还是高级丧尸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突变就发生在下一秒,高级丧尸以人类绝对不能反抗的力量把蓝河甩到自己肩膀上,打开蓝河的房门,无视建筑物里所有蓝雨工作人员,短时间内冲破了所有的警戒线,在不断轰鸣的警报声中,带着蓝雨第十调查小组的组长冲进了危机重重的轮回重灾区。

 

五分钟后,副组长一边检查伤亡损失情况一边派出小队去调查蓝河的下落,然后给蓝雨战区总部发了一封紧急电函。

 

“蓝河组长被不明丧尸带走,下落不明!!!”

 

8.

其实在被甩在人肩膀上的时候蓝河就已经在反抗了,虽然不是主战队成员,但是下属哪个分队的人不是学习过无数年的格斗技巧,只不过蓝河的反抗对于高级丧尸来说跟小猫挠痒痒的力道差不多,对方只不过轻轻一扭蓝河的胳膊,蓝河就再没什么反抗的机会了,更何况他现在身体状态并不在巅峰状态,胃部正好被肩膀顶住还时不时传来恶心感,所以在蓝河稍微缓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离驻地少说十几公里了。

 

情况有点糟糕。

 

即使每一件组长级的蓝雨制服胸口都会自带全球定位系统和通信接收器,而且在口袋里都会藏一把沙漠之鹰,但是常用的AK47和连狙都不在身上。沙漠之鹰虽然威力大穿透强,但是毕竟是手枪,火力持续性和人机功效都不够强,自己能不能靠这仅有的沙鹰,在救援部队赶到之前活下去呢,没有人知道。

 

好在正主好像没有要伤害人的意思,虽然昨晚上在药物作用下把自己哔-的屁股开花。但是他浅色的眸子太清澈,好像昨晚那个XXOO的人根本不是他。

 

图样图森破。

 

9.

“嗯。。。别碰。。。不要。。。不行。。。”

 

早已被自己体温捂热的物件儿在体内横冲直撞,蓝河的嗓子已经使用过度了,只能间歇发出破碎的呻吟。心理在抗拒,身体却被强烈的快感不断侵袭着,愉悦的感觉不断在体内汇聚,然后逐渐加强,直到蓝河的脑子里再也存不住其他的事儿。

 

只怪药效太强烈。

 

一次又一次,接着一次,再来一次,丧尸好像必须要往某地赶去一样,但是不分地点的药效就会发作,发作了就只能身体力行。到最后蓝河甚至直接摊平在满是狼藉的地上,想着高级丧尸大大您老给我留一口气儿就行。

 

然后画风又变了。

 

再次平息下来的时候,蓝河觉得他十分肯定地从丧尸的眼里看到了愧疚,漂亮英俊的无以复加的丧尸男神就这样用清澈愧疚的眼神看着自己,这使蓝河仿佛控制不了的抬起手臂揉了揉丧尸有些凌乱的头发。

 

“不怪你。”

 

该死的丧尸病毒,毁了人类的世界,毁了平凡的幸福,把这本该是美好的人儿变成了死去的怪物。蓝河不是圣母,他也没有很高的思想觉悟道德高度。但是两个人要产生感情其实是很简单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他遇到的这一切都不应该怪到眼前这个丧尸身上。如果对方还活着,如果他还能活着,他一定也不想过这么人不人鬼不鬼甚至上说不上还活着的生活。

 

遥远的蓝雨总部收到了蓝河的组长制服反馈回来的地理坐标位置。

 

已经荒废的轮回战区指挥总部。

 

10.

俊美的高级丧尸走在一条走廊里,很熟悉的地方,好像曾经走了千次万次一样。蓝河被他拉着走在他身边。

 

蓝河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这栋建筑物里了,丧尸不多,偶尔要接近的几个都被蓝河用沙鹰击杀了,开始的时候他还害怕身边的高级丧尸会不会因为自己击杀他的同类而生气,但是对方却没有任何反应,不仅放任他的作为,甚至在低级丧尸靠近过来时用自己高级丧尸的能力震慑住他们让其不再靠近。看到高级丧尸貌似不喜欢丧尸的接近,蓝河觉得这可以作为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也许可以吸收这位高级丧尸进自家战队为人类服务,然后微草也许可以研发出新的药剂来挽救这些被放弃过的生命,想着美好的前景,于是他也不再逃跑而是妥协了高级丧尸带着他走的行为。

 

人生何处不狗血,因为有身边的高级丧尸坐镇,东想西想的蓝河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个建筑物里还会有另一个高级丧尸的存在。所以在那位外表连自己身边一半好看都没有的丧尸开始嘶鸣时,他甚至没来得及捂住自己的耳朵,就被诡谲的声波震荡的气血一阵一阵翻腾,耳朵里甚至有液体流出来。

 

血液的甜美更刺激了丑陋的丧尸,他持续嘶鸣着,一波波身体残缺挂满腐肉的低级丧尸从建筑物各个阴暗的角落里钻出来包围了蓝河和身边的高级丧尸。

 

腐臭的气息萦绕在蓝河周身,虽然丧尸没有呼吸。不仅如此,蓝河甚至可以看清离自己最近的丧尸眼睛里面对自己血肉的渴望。沙鹰毕竟是手枪,装不了多少子弹,路上还消耗的差不多,高级丧尸对抗高级丧尸,结果也未知。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场明明只有蓝河一个人类,但是他就是相信自己身边的丧尸不会伤害自己,他不会临时倒戈跟着其他丧尸一起嚼碎自己,莫名的,他根深蒂固的相信着他。

 

不过还没等蓝河开枪,英俊丧尸就第一时间从蓝河手中取走了枪,保险是之前打开的,于是他动作利落帅气的对着另一位高级丧尸扣下了扳机,在蓝河看来他甚至都没有刻意瞄准,好像轻轻瞄一眼随手打过去的子弹就正中丑陋丧尸的眉间,一枪爆头。

 

然后丑恶的嘶鸣停止,漂亮丧尸发出了一种和其完全不一样的声音震慑住了周围的低级丧尸,如果说之前那个高级丧尸的嘶鸣是来自地狱的吼声,那么现在的声音就有如龙吟虎啸一般震慑天地。也没怎么看他用力,好像简简单单的发出声音就可以散发如王者般的气场。

 

原来高级丧尸也是有等级之分的,神枪手和霸气外露的气场,蓝河不知道该先惊讶哪一个。

 

11.

危险存亡的生死一瞬间总可以为感情加一些调味剂。

 

他们在会议室的圆桌上做爱。

 

药的效力不容置啄,不过现在的两人也不全然是因为药剂才颠鸾倒凤。 无数次的交合让蓝河的身体早就适应了对方冰冷的入侵。但是冰冷也只有一会儿而已,慢慢的两人相交的地方就会被人类温暖的体温蕴藉,而丧尸逐渐也能在第一时间找到蓝河的敏感点使他不再痛苦而是享受整个过程。丧尸与人类的灵肉结合从本质上透着禁忌的感觉,穿越生与死的界限,超越生理上的快感,让两颗心的距离越拉越近直到没有距离。

 

不做爱的时候他们会在建筑物里游荡,只要高级丧尸在,蓝河就不用担心人身安全。高级丧尸甚至为蓝河找到了一些营养剂,每瓶营养剂可以供给一个正常人类一天的能量需求。

 

这是在日后的生活里,蓝河无数次怀念的一段生活。他甚至想着日子就这样过下去也不错,远离所有勾心斗角,只是安静的和一个人生活在一起,不管他是不是丧尸。

 

可是沉浸在感情里的人,总是太过天真。

 

12.

由于人类的大肆全胜,沦陷后的轮回战区已经是最后一个侦察机勘察显示有大量丧尸的区域,所以不仅是蓝雨战区着急的想找回他们的第十调查小组组长,联盟也出动了精英队去剿灭这最后的罪恶。于是根据蓝河制服自动反馈回来的信息,轮回战区指挥总部被包围了。

 

分别来的如此之快,明明他给的半块身份卡还没在自己的左胸口袋里被捂热,明明自己才刚开始根据那一半的铭牌开始叫他小周。

 

他看着被注射镇定剂然后被带走的蓝河,明明他可以控制周遭所有丧尸对带走他的人的部队发动血洗的战争,可是他并不想伤害蓝河的同类,心里也有什么在呼之欲出告诉他绝对不能动用这些邪恶的力量,那些人也都是不能动的,不然自己一定会后悔。于是他近乎没有反抗的就被控制住了。

 

这是人类首次生擒高级丧尸。

 

---------上部 Fin-----------------------


评论(48)
热度(130)